“哼!我让你拍了吗!” | 2021年搞笑野生动物摄影奖

别担心,开心些
妈,头发紧
摄影师:Chee Kee Teo

在新加坡,江獭(Smooth-coated otters)似乎很好地适应了城市化建设,它们在桥下筑巢,在马路上奔跑,在酒店门前的水池里吃观赏鱼……
虽然偶有冲突,但人们还是很喜欢这些江獭。在新加坡,不同的江獭家族有着各自的名字,目前大概有10个江獭家族,个体至少90多只,数量还在持续增长。在野外,大部分江獭在2岁左右时会离开家,但是新加坡的江獭为了等领地扩大,通常会等到三四岁(类似于人类的35岁)才离开父母。
不过,拍摄者Chee Kee Teo表示,照片中叼住小獭的其实并不是它的妈妈,而是家族里的其它江獭

哼!我让你拍了吗!
摄影师:Patrick Dirlam

虽然身子看着圆滚滚、毛茸茸的,但这只红冠戴菊(ruby-crowned kinglet )的行动依然非常灵活,不停地穿梭于不同的树枝间。摄影师一路跟着它,看着它蹦跶了15分钟。因为过于好动,移动迅速,这种鸟拍摄起来非常困难
可突然间,它停住了,或许是发现自己被偷拍了,一脸严肃地盯着摄影师三秒钟。

踹了个寂寞
摄影师:Lea Scaddan

在繁殖季,为了博得雌性的喜爱,雄性袋鼠会进行“拳击”比赛,试图推倒对方。在推搡的过程中,袋鼠还会 突然抓住对方,尾巴再一支棱,然后 双脚同时蹬起,踹向对方

在澳大利亚西海岸的珀斯,两头西部灰大袋鼠正打得热火朝天。右边这位袋鼠腾空跳起,原本想踹对方两脚,结果踹了个寂寞……正好被摄影师拍个正着。有时候,年轻的袋鼠打拳只是为了消磨时间。

通常,西部灰大袋鼠只有最强的雄性才有机会交配、繁殖后代。另外,成年雄性身上还有一股强烈的咖喱味。

“嗷!”
摄影师:Ken Jensen

在云南,一只猴子正坐在一根铁索上,嘴巴张得大大,蛋蛋均匀地卡在铁索两边。

这副模样,很难不让人联想到私密部位遭受伤害时的痛苦。但其实, 这声“嗷”是猴子展示攻击性的表现。至于它的繁殖重要部位到底疼不疼,其实不得而知。

你,是不是放大图片仔细查看了?

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我自闭
摄影师:John Speirs

摄影师当时正在拍摄一只飞翔中的鸽子,一片枯叶突然糊到鸽子脸上。“我猜,夏天结束了。”

星期一
摄影师:Andrew Mayes

今天早上,你也是这个表情吗?

非洲丽椋鸟(Pied Starlings)的眼睛圆圆的,一圈“眼白”包围着黑眼珠,看起来怒目圆睁。再加上它们 向下弯曲的下喙是显眼的黄色,正面这么一抓拍,摄影师都不禁感叹道:“像极了星期一早上的我。”

不过,它们星期一可不用上班。照片拍摄时,这群鸟正在南非一自然保护区里的树上小憩。

别担心,开心些
摄影师:Axel Bocker

清晨,一只停在粉色花朵上的蓝色蜻蜓,似乎给了镜头一个大大的微笑。

这两年,大家的情绪多少都受到疫情的影响。“但当你 走出门,仔细观察大自然的美丽,对我而言问题似乎就会变少了,”拍摄这只微笑蜻蜓的摄影师Axel Bocker说道。哪天过得不顺,看一看这张照片,微笑总会回到脸上。

嗯,星期一过去了,开心地睡个好觉吧。

够蓝吗?
摄影师:Larry Petterborg

非洲赞比亚的一个国家公园里,一只雄性黑长尾猴低下黑黑的小脸,看似观察起了自己蓝蓝的蛋蛋。对于黑长尾猴而言,睾丸蓝色的程度关乎着自己的社会地位—— 等级越低,睾丸的蓝色越淡

你,是不是又放大图片了?

让鹅康康
摄影师:Charlie Page

草地里,一群觅食的小鹅吸引了摄影师的注意力。这时, 有只小鹅突然另辟蹊径,躲到一张长凳的椅腿后面。过了一会儿,它歪着头,探出小脑袋:

“让鹅康康,是谁在偷拍鹅。”

强者也有失手时
摄影师:David Eppley

白头海雕是一种大型猛禽,雌性的体型比雄性大,翅膀展开时的宽度能达2米。为了给蛋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它们会在很高的树上筑一个很大的巢。一些白头海雕父母 每年都会回到同一个鸟巢,带些折断的树枝、树叶或者枯草之类的材料,给老窝添砖加瓦

通常情况下,对它们而言,折断树枝是小事一桩。但显然,照片中的这只白头海雕有点发挥失常。不过,它扇了两下翅膀,就迅速调整回来。

稍作休息后,猛禽就又开始捡树枝。

躲熊熊
其实熊是刚从树上爬下来 | Pal Marchhart
豹笑
一只像是在“嘻嘻”笑的海豹 | Martina Novotna
居家隔离
树洞里挤着浣熊一家子 | Kevin Biskaborn
打工虎
其实是站起来蹭脸 | Siddhant Agrawal
为你演奏一曲
摄影师:Roland Kranitz
谈恋爱不如跳舞
摄影师:Sarosh Lodhi
开心得像个两百公斤的孩子
摄影师:Wenona Suydam
困了
摄影师:Clemence Guinard
嘘!我昨晚的宿醉还没醒
阿妮塔·罗斯(Anita Ross)拍摄于美国加州
卡脚
布鲁克·伯灵(Brook Burling)拍摄于美国威斯康星州
绒毛
埃德文·斯密茨(Edwin Smits)拍摄于荷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