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大展入选作品

一个即将消失小岛的岸边

LEE Daesung(李大成 / 韩国) 摄

On the shore of a vanishing island

Ghoramara island is located on a delta region in West Bengal. Due to the dramatic increase in sea level, resulting from the effects climate change.

古拉马拉岛位于西孟加拉邦的一个三角洲地区。由于海平面剧增,气候变化造成的影响,自60年代以来,这个岛的海岸一直在被冲走。

LEE Daesung(李大成 / 韩国) 摄

Since the 1960’s, the shores of this island are being perpetually washed away. And since the 1980’s, more than 50% of the territory has vanished due to erosion by the sea. As a result, two-thirds of the population have moved away from the island.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超过50%的领土因海水侵蚀而消失。于是,三分之二的人口离开了这个岛。

LEE Daesung(李大成 / 韩国) 摄

Many of the people still living on the island are farmers and fishermen who depend on the island’s resources for their livelihoods.

岛上仍生活着许多农民和渔民,他们依靠岛上的资源谋生。

LEE Daesung(李大成 / 韩国) 摄

According to a civil servant I met, in 20-25 years the Indian government could abolish the island and has already formulated a plan to evacuate villagers to another island named Sagar. However, this evacuation plan does not ensure any financial support or compensation for those having to relocate their lives.

据我认识的一位公务员说,印度政府可能在20-25年内废除该岛,并已经制定了一项计划,将村民疏散到另一个名为萨加尔的岛屿。然而,这一撤离计划并不能确保为那些不得不重新安置生活的人提供任何财政支持或补偿。

LEE Daesung(李大成 / 韩国) 摄

I could see the traces of a heritage vanishing by the rising tides. Exposed roots of plants destroyed by the erosion serve to illustrate the absence of foundation in the lives of these people. The sea is swallowing up their past while their future remains unknown.

我可以看到一个遗产的痕迹随着涨潮而消失。被侵蚀破坏的植物裸露的根说明了这些人的生活缺乏基础。大海吞没了他们的过去,而他们的未来仍然未知。

LEE Daesung(李大成 / 韩国) 摄

The continually receding shore and vanishing vegetation leave behind a coast of sediment holding an ironic beauty of its own amid the increasingly barren shores. You could call it a tragic beauty caused by human hands. I situated villagers on the shore and took portraits of them in juxtaposition with the beauty of the vanishing island to make it look unrealistic. but it is a real situation of the people where they live. There will come a day when these people will have no choice but to move out of their homeland. One day this island on which they were born will only exist in their memories as an unreal.

不断退去的海岸和消失的植被留下了一片沉淀物的海岸,在日益贫瘠的海岸中保留着自己的讽刺之美。你可以称之为人类双手造成的悲剧之美。我把村民安置在岸边,把他们的肖像与消失的岛屿的美丽并置,使之看起来不切实际。但这是他们生活的地方的真实情况。总有一天,这些人将别无选择,只能搬出家园。总有一天,这个他们出生的小岛,只会成为虚幻的记忆。

LEE Daesung(李大成 / 韩国) 摄
LEE Daesung(李大成 / 韩国) 摄
LEE Daesung(李大成 / 韩国) 摄
LEE Daesung(李大成 / 韩国) 摄
LEE Daesung(李大成 / 韩国) 摄
LEE Daesung(李大成 / 韩国) 摄
LEE Daesung(李大成 / 韩国) 摄
LEE Daesung(李大成 / 韩国) 摄
LEE Daesung(李大成 / 韩国) 摄
LEE Daesung(李大成 / 韩国) 摄
LEE Daesung(李大成 / 韩国) 摄
LEE Daesung(李大成 / 韩国) 摄
LEE Daesung(李大成 / 韩国) 摄
LEE Daesung(李大成 / 韩国) 摄

关于作者(摄影家)
摄影家:李大成(Lee Daesung)
出生于韩国釜山。
目前居住于法国巴黎。
毕业于韩国中央大学工商管理学院。
他一直在关注“全球化及其在大背景下对人类社会和自然的影响”这一主题。
自2010年以来,他尝试通过将纪实摄影与概念创作结合的方式,向观众讲述这个主题的深度和复杂性。
他的作品曾多次参加国际性的艺术节,包括2015年的“摄影节”、2016年法国的“加西里艺术节”和2016年的Foto Isatanbul。他的作品先后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世界报》(Le Monde)、《德国地理杂志》(Geo Magazine Germany)和《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等众多媒体上发表和展示,并获得2013年和2015年索尼世界摄影奖(Sony World Photography Awards)等众多奖项。他也是2016年度Prix Voices大奖得主。他被提名为2017年阿尔伯特-卡恩博物馆奖(Albert Kahn Museum Grant)决赛入围者,还被提名为2019年法国《世界报》(Le Monde)摄影编辑玛丽·莱列夫尔(Marie Lelievre)颁发的国际汽车大奖赛(Prix niépce)。

LEE Daesung(李大成 / 韩国)

2019年国际大奖 参展摄影家。

出生于韩国釜山。
目前居住于法国巴黎。
毕业于韩国中央大学工商管理学院。
他一直在关注“全球化及其在大背景下对人类社会和自然的影响”这一主题。
自2010年以来,他尝试通过将纪实摄影与概念创作结合的方式,向观众讲述这个主题的深度和复杂性。
他的作品曾多次参加国际性的艺术节,包括2015年的“摄影节”、2016年法国的“加西里艺术节”和2016年的Foto Isatanbul。他的作品先后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世界报》(Le Monde)、《德国地理杂志》(Geo Magazine Germany)和《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等众多媒体上发表和展示,并获得2013年和2015年索尼世界摄影奖(Sony World Photography Awards)等众多奖项。他也是2016年度Prix Voices大奖得主。他被提名为2017年阿尔伯特-卡恩博物馆奖(Albert Kahn Museum Grant)决赛入围者,还被提名为2019年法国《世界报》(Le Monde)摄影编辑玛丽·莱列夫尔(Marie Lelievre)颁发的国际汽车大奖赛(Prix niépce)。

欢迎报名加入
培训中心活动

A wonderful serenity has taken possession of my entire soul, like these sweet mornings of spring which enjoy with my whole heart. I am alone, and feel the charm of existence in this spot.